欲行百里,久久為功 ——2019全球金融科技產業40城

發布時間:2019-10-28  

第三屆(2019)錢塘江論壇發布會28日在杭州召開,發布會上,浙江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院司南研究室與浙江互聯網金融聯合會共同發布《2019全球金融科技產業40城(Top 40 Global Fintech Cities by Industry)》

 

 


在當前世界多變格局之下,金融科技已然成為全球各國搶占新局高地的著力點。從風投垂青到上市新貴,金融科技企業順勢而為,發展壯大,共同成就了飛速前行、不斷躍遷的金融科技產業。城市,作為金融科技產業發展依存的基本單元,肩負著培育土壤、優化生態的關鍵使命。雖然經過幾年發展,以北上深杭為代表的中國城市、以舊金山(硅谷)、紐約為代表的美國城市和以倫敦代表的英國城市已在全球金融科技競爭中展露鋒芒,但在各國均以戰略高度爭搶的要道上,仍需有“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危機感,不斷推動金融科技產業可持續發展。


繼2018年6月在阿姆斯特丹首次發布《2018全球金融科技中心指數》、11月在杭州發布《2018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城市報告》后,浙江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院(浙大AIF)司南研究室聯合浙江互聯網金融聯合會將在2019年推陳出新,以更廣更深的要求陸續推出涵蓋金融科技產業、體驗、生態的全球和中國系列報告,本次《2019全球金融科技產業40城(Top 40 Global Fintech Cities by Industry)》即為首篇,以指數觀城市產業現狀,以數據供全球分析參考。


無吝于宗,共濟天下。城市要發展好金融科技產業仍需堅持綿綿用力、久久為功,心存金融普惠愿景,重點服務實體經濟,把握歷史機遇,共建、共創、共享新時代!


 

2019全球產業40城


本報告著眼于金融科技產業發展,聚焦城市中的金融科技上市企業及累計融資5000萬美元以上頭部企業,深入探索遍布全球六大洲的70多座城市并遴選TOP40。需要說明的是,本報告中所指的“金融科技產業”主要包含了互聯網銀證保、新興金融科技業態及金融科技基礎設施等,傳統金融科技化因為發展模式較為不同,將會在后期系列報告中具體展開。


從指數中可以看到,全球金融科技產業40城的“8+32”格局已逐步成型第一梯隊中,中美G2引領明顯,八城中中國占據4席(北京、上海、杭州、深圳),美國占據3席(舊金山(硅谷)、紐約、芝加哥),歐洲僅倫敦入列位居第五。在第二梯隊中,亞洲力量突出,包攬14席;美歐勢均力敵,各獲7席和8席。


 


9大發現


本報告分別從城市金融科技產業發展的整體情況、上市企業、融資青睞三大視角出發,深入分析挖掘數據背后的現象和本質,總結了九大發現。


行百里者半九十,本報告的“發現”是“九”點不是“十”點,也代表了我們對行業和對自身研究的態度:不是留下了“一點”不足,而是留足了至少一半的潛力和空間,希望產業實踐和理論研究能一起攜手,行穩致遠。具體圖表分析詳見后文PPT。


整體總覽


發現一:頭部基本成型,行百里者半九十

 


無論依靠先天稟賦或是先發優勢,北京、舊金山(硅谷)、紐約、上海、倫敦、杭州、深圳、芝加哥所組成的第一梯隊八大城市已然占得全球金融科技發展的先機,不僅排名連續3期趨于穩定,而且平均分較第二梯隊高41.93分,護城河已初步建立。此外,從指數分布來看,TOP40城指數總體呈長尾分布,第二梯隊平均相鄰分差較小(為1.22分),更易超越前方城市,而第一梯隊平均相鄰分差更大(為4.11分),格局更難打破。可以說,這樣的現象正是印證了古話所說的“行百里者半九十”,后來者在跨越差距實現突破的征途上需加倍努力。


發現二:眾多城市加強發力,我命由我不由天


在第一梯隊的花團錦簇之下,亞特蘭大、香港、巴黎、新加坡、悉尼等帶領的第二梯隊亦有許多亮點,尤其是那些“奮起直追者”的身影引人矚目:墨爾本、阿姆斯特丹、蘇黎世、巴黎和雅加達的產業排名分別相比去年上升了23名、17名、16名、12名和9名,這些城市多集中于澳洲、北歐和東南亞地區,且“努力”方式各有不同,如墨爾本和巴黎深耕已上市企業,大幅提升市值,而阿姆斯特丹、蘇黎世和雅加達則通過優質企業吸引大量融資。


后起新秀的涌現也意味著群雄逐鹿絕無常勝,對頭部城市而言,雖優勢暫穩,但如不心存危機感、保持進步姿態,或將如逆水行舟。


發現三:全球業態結構較為集中,國與國間各有特色

 


從企業數量來看,網貸、第三方支付、信息服務、綜合型金融科技占據全球金融科技業態前4,合計占比高達六成,其中,隨著“金融科技基礎設施是未來全球金融中心發展和競爭的核心資源”的認知逐步成為共識,以信息服務(如金融IT)為代表的相關產業越來越受到各方關注;而“綜合型金融科技”排名第4,則表明了在全球范圍內金融科技企業多元綜合發展漸成趨勢。除此之外,在技術領域,區塊鏈排名最高位列全球第五。


從地域分布來看,國別之間業態分布各具特色。通過中美對比可以看到,中國的金融科技產業發展典型地表現為需求驅動型,其網貸、第三方支付、消費金融、眾籌等以客戶需求為主要動力的業態占比極高,而區塊鏈和人工智能等技術支撐型業態僅占5.6%。相比而言,美國則更多地以技術驅動發展,不僅信息服務業態占據榜首(24.0%),且區塊鏈/數字貨幣、人工智能等業態占比達12.0%,約為中國的2倍。業態分布不同的背后反映的是各國發展模式的不同,以中國為代表的發展中國家在金融抑制、監管支持、客戶擁抱等因素的綜合作用下閃耀于世界金融科技舞臺,但在國際競爭持續加劇、產業逐步進入深水區的當下,技術、人才、監管等關鍵因素的支撐將會愈發重要。


上市概況


發現四:2019金融科技上市企業TOP10,亞美歐包攬榜單

 


本報告匯總整理了全球各城市金融科技上市企業數量、市值、均值等信息,分別得出了TOP10城市榜單,并對市值TOP10企業也進行了同步展現。


 


發現五:本土上市優勢明顯,中國企業卻舍近求遠


從企業上市地選擇來看,全球金融科技上市企業市值TOP20企業均在本地證券市場上市,這在這一定程度上說明了本土上市的相對優勢。


 


但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金融科技企業卻舍近求遠,僅有36%的企業選擇在國內上市,遠低于歐洲的100%、美國的82%以及全球平均(60%),究其原因主要在于中國對上市企業的持續盈利能力有較高要求,而絕大多數金融科技企業還處于發展擴張期,其盈利表現較難達標,因而紛紛選擇了門檻相對較低和監管更為靈活的歐美交易所及港交所開啟下一階段的征程。


但我國不斷優化的市場環境、不斷完善的上市制度以及不斷建設的科創板都將給創新型企業帶來更多的選擇,以活躍的資本市場支撐全國創新發展。


發現六:發展隱憂,中國上市企業“量與質量”的博弈


從上市企業TOP10城市榜單中可以看到,以北京、上海、杭州、深圳為代表的中國城市在金融科技上市企業數量和總額中都名列前茅。

 


但需要引起關注的是,中國金融科技上市企業“量”的背后卻缺乏“質量”的支撐,發展隱憂猶存。從橫向對比來看,中國企業在全球城市市值均值榜中僅有杭州以第10名進入TOP10,在全球最高市值金融科技企業前10中中國企業僅占2席(東方財富、恒生電子),前20僅占4席(再加同花順、拉卡拉),而在全球最低市值企業前10中中國企業則有6家,前20有11家(具體圖表分析詳見后文PPT)。從縱向對比來看,中國目前上市市值最低的10家金融科技企業中,有8家企業市值相比去年同期大幅下跌(8家平均跌幅為520%),其中網貸領跌,最高企業跌幅1498%,處于退市邊緣。


融資現狀


發現七:2019金融科技融資TOP10,螞蟻金服穩居全球第一


與上市企業類似,本報告匯總整理了全球各城市累計融資超5000萬美元的金融科技企業數量、融資額及均值等信息,分別得出了TOP10城市榜單,并對累計融資額TOP10企業也進行了同步展現。

 

 

 

 

 


 

發現八:獨木成林VS百家爭鳴,部分城市企業梯隊不均衡  

 


從各城市企業融資額集中度來看,部分城市頭部企業吸納大量融資,一家獨大現象趨于明顯。舊金山(硅谷)、北京、紐約、倫敦等地融資額TOP3企業融資額占比均低于4成,發展較為均衡,呈現百家爭鳴局面。但與之相對的是,杭州、香港、南京、亞特蘭大等城市TOP3企業融資額占比超9成,其中南京的蘇寧金融(占城市總融資額95%)、杭州的螞蟻金服(占城市總融資額91%)等行業巨頭更是憑一己之力占據了所在城市絕大部分的融資總額。在金融科技企業逐步走向多元化、綜合化經營的今天,金融科技巨頭獨木成林,帶動了城市金融科技發展。但與此同時我們也應看到,獨木成林的虹吸效應或有致城市產業整體發展失衡之虞,亟待優化。


發現九:鳳凰擇良木而棲,城市整體生態優化至關重要


 


 

在提升金融科技產業實力之時,不應僅僅著眼于企業本身,還需關注城市整體生態優化。本報告在橫向對比城市融資情況時發現,一方面,城市融資集中度較高,頭部城市更受資本青睞,集聚大量融資,融資總額TOP20城市的融資額達1310.8億美元,是第21-40名城市(82.6億美元)的約16倍。另一方面,城市間增速差異較大,融資總額TOP20城市的融資額增速達167%,是第21-40城市(增速19%)的約9倍,城市優良的整體能力和生態正在助力其內部企業個體加速成長。因此,城市應格外注重其金融科技生態整體優化,只有當城市成為“良木”才能引得鳳凰棲息,為優質金融科技企業發展提供有力支持,進入良性循環。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