賁圣林:起于阿里,不止于阿里——杭州金融科技之路

發布時間:2019-10-10  

近日,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浙大ZIBS)院長、浙江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院(浙大AIF)院長賁圣林教授接受媒體采訪,就杭州金融科技之路表達觀點,以下為全文:


 

杭州要走的路,是典型的美國硅谷模式——通過高度集聚的科技要素,超越港口物流和傳統金融機構的物理限制,連接散落全球的金融發展要素,從而形成新興的金融中心。


“杭州和深圳將會成為中國未來兩個新的金融中心。”9月22日,螞蟻金服總裁胡曉明在清華五道口論壇上作出預測,他表示,未來的金融中心一定是科技中心


伴隨著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的崛起以及它造就的螞蟻金服成長為全球估值第一的金融科技獨角獸,杭州一次次打破“傳統江南古城”、“旅游城市”等標簽,逐步發展成為全國性金融科技中心。


這一切起于阿里巴巴,又不止于阿里巴巴。


挖財、同盾、51信用卡、連連支付、PingPong等眾多能夠在細分行業獨當一面的金融科技公司涌現,使杭州日益展現出如硅谷一般,以科技驅動金融,成為全球金融科技中心的潛質。


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浙大ZIBS)院長、浙江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院(浙大AIF)院長賁圣林教授認為,這得益于杭州政府多年經營下,形成了良好的制度環境。制度環境既包括政府對數字經濟建設的支持力度,也包括政府的監管能力。


“但同時,杭州也面臨著人才短缺、國際化程度不足等因素帶來的挑戰。”賁圣林說。


創業沃土的孕育


回溯歷史可以看出,杭州適合金融科技企業成長的制度環境形成于2000年。


在這前一年,杭州政府還在1999年的統計年鑒中憂心忡忡地表示,“經濟結構調整跟不上市場供求格局的變化,工業結構性不合理矛盾比較突出,農業市場風險日益明顯,消費需求偏淡,就業和再就業壓力較大”。這份統計年鑒顯示,當時杭州正陷入工業時代的低谷,重工業和農業增長乏力,人才外流端倪已經顯現。


但杭州經濟的戰略性轉折很快到來。2000年,時任杭州市委副書記、市長的仇保興在《杭州未來發展的戰略選擇》一文中談到杭州經濟發展的優劣勢。


仇保興指出,杭州的優勢在于地處經濟發達的長三角地區,優美的人文環境,還有著對科技人才較強的吸引力,當時在杭州從事科技活動的人數占到全省總數的一半。而劣勢則在于土地資源稀缺,沒有天然良港等地理優勢,旅游型城市的定位使杭州發展受限,民營經濟薄弱使杭州承受著巨大的離退休或下崗工人再就業壓力。



明確了重工業、農業和旅游業的發展限制,這一年起,杭州決定將信息科技產業作為經濟發展的戰略重點


圍繞信息科技產業的發展,杭州提出了實施“一號工程”建設“天堂硅谷”的目標,并著手改善中小科技型企業成長的融資環境——成立致力于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題的杭州市高科技投資有限公司和致力于投資初創型科技企業的浙江天堂硅谷創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


這一年,杭州同時成為“國家信息化試點城市”和“全國電子商務試點城市”。隨著“天堂硅谷”建設的推進和2003年淘寶網的成立,杭州成為了中國信息經濟和電子商務的爆發地,創業氛圍日益濃郁。


受此吸引,2005年,正在硅谷進行二次創業的朱敏決定回杭創辦投資公司賽伯樂。自此,以賽伯樂為代表的一批本土創投機構開始成立,原本由政府為主導的杭州創投市場,漸漸出現更多社會資本的參與


2008年,杭州開始設立政府引導基金。在政府引導基金的非營利性的作用下,創投環境更為寬松,德同資本、睦和資本等具有外資背景的知名投資機構紛紛循此而來。同時,有了政府引導基金的參與,創投機構更加愿意投資風險較大的初創型企業,也更加愿意進行長周期的投資。


此外,以阿里巴巴為首的本土企業以杭州銀行科技子公司為代表的傳統金融機構也在這一時期,成為了構成杭州金融科技創投市場的另外兩股力量在它們的共同推動下,杭州目前已經成為了國內創業投資和股權投資最為活躍的市場之一。正如阿里20周年之際寫給杭州的信:“你點燃了萬家燈火,而萬家燈火點燃了我們。”



“杭州和阿里,是一種相互成就的典范。”跨境收款企業PingPong合伙人羅永龍向財經網表示。


阿里帶來的光環與陰影


2003年,阿里巴巴成立了淘寶網。隨之,杭州的電子信息產業與電子商務產業相輔相成,如星火燎原般迅速發展起來,帶來了次年支付寶的誕生。“這標志著我國互聯網金融的啟航。”賁圣林說。


2011年,第三方支付進入“牌照經營”時代。此后,在支付寶與財付通紅包大戰的推動下,移動支付一路勢如破竹,迅速普及到中國的各個角落。


2013年,支付寶推出了國內首支互聯網基金余額寶,用戶規模迅速呈幾何倍數增長。短短半年內,與余額寶合作的天弘基金資產管理規模擴張到1944億元,位列基金行業第二名,其中95%來自余額寶。


“余額寶推出三個月,讓名不經傳的天弘基金的管理資金規模一躍成為行業前列,這一標志性事件給傳統金融行業從業者帶來了極大的震撼。”賁圣林告訴財經網。


業內普遍認為,這也標志著“互聯網金融元年”的開始


移動支付作為互聯網金融最重要的基礎設施,使杭州理所當然成為互聯網金融發展的沃土,而在阿里工作過的人,似乎對這場互聯網金融爆發性增長的機遇表現得異常敏銳。2012年, 曾在阿里巴巴工作八年、工號為743號的何俊,在杭州福地創業園創辦了互聯網理財平臺銅板街。


2013年, 曾任阿里安全部風控技術負責人的蔣韜,創辦了金融風控企業同盾科技,其創辦地也在杭州福地創業園。


同一年,阿里第46號員工的李治國加入互聯網個人金融服務與管理平臺挖財。


這些創業者身上有一個共同的標簽——“阿里系”。阿里的崛起及其形成的阿里系商業生態,催生了眾多創業公司,但“大樹底下不長草”的質疑也隨之而來。


羅永龍把中小企業和阿里生態圈的競爭比作“螞蟻和大象”,“很多時候中小型企業和阿里這樣的巨頭競爭更像是‘以卵擊石’,因為面對阿里強勁的綜合實力和財力,中小型企業幾乎無力招架”。但好在,“巨頭不會壟斷掉所有的生意,在一些更加細分的領域和賽道中小型企業的優勢反而更明顯。”羅永龍說。


PingPong所深耕的B2B跨境收款服務,正是這樣的一個細分領域。2015年,PingPong的創始團隊走訪考察了許多城市,最終決定扎根杭州。


羅永龍向財經網表示,PingPong作為一家服務跨境電商的科技企業,在考察企業選址時,主要考慮的因素是“扎根的這個城市必須具備更好的商業環境生態、更強大的人才體系支撐以及國際化的能力”。


在杭州,像PingPong這樣,獨立于阿里生態的光環之外錯位競爭的金融科技企業,還包括于去年赴美上市的51信用卡和微貸網、同樣深耕于跨境金融服務的連連支付、與同盾科技對標的大數據風控公司邦盛科技等等。


面對行業嚴監管的現狀和趨勢,無論阿里生態內外的金融科技企業,都需要做好迎接更多挑戰的準備。


從互聯網金融走向金融科技


2015年,央行等十部委聯合出臺《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此后,“去杠桿、嚴監管、防風險”的監管基調一直貫徹至今


作為互聯網金融的爆發地與標桿性城市,杭州的互聯網金融行業經歷了一輪嚴酷的洗牌。大量披著“互聯網金融”外衣、行投機之實的平臺倒下,留存的互聯網金融平臺紛紛開始強調自身的“科技”屬性,開啟了“去金融化”的金融科技轉型之路。


與此同時,也有更多真正的科技公司于寒冬逆流而上,共同推動著杭州從互聯網金融時代走向金融科技時代。


2017年12月16日,在杭州舉行的2017首屆錢塘江論壇上,時任杭州市委書記的趙一德正式宣布,杭州將打造國際金融科技中心,強調要“探索制定金融科技國際標準和規則,輸出先進理念技術和模式,努力成為金融科技發展的領導者和規則的制定者”。


杭州要走的路,是典型的美國硅谷模式——通過高度集聚的科技要素,超越港口物流和傳統金融機構的物理限制,連接散落全球的金融發展要素,從而形成新興的金融中心。


螞蟻金服研究院副院長邱明向財經網表示:“傳統的金融中心,都是依托人、資金和物流作為驅動要素。但在未來,金融中心可能不再受地理位置的控制,而是由科技驅動金融。”


納斯達克金融科技指數中囊括了美國49家金融科技上市公司,其中10家位于加州,數量僅次于紐約。加州的金融科技公司涵蓋移動支付、互聯網銀行、網貸等領域,這得益于位于加州的硅谷,為其奠定了雄厚的互聯網科技基礎。而紐約,美國商業銀行總部的聚集地,則是傳統金融中心的代表。


而這種鮮明的對比,同樣也在中國上海和杭州之間出現。


在傳統金融服務業,杭州與北京、上海、深圳的差距還很明顯,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上海的金融業增加值達5781億元,是杭州的近五倍。


但在金融科技領域,杭州依托螞蟻金服等金融科技名企和眾多細分賽道領跑的中小型企業,形成多個金融科技園區、基金小鎮等,充分發揮了經濟產業集群效應。2018年,杭州圍繞金融科技為核心的數字經濟產業增加值超過了三千億元,增速超15%。


在浙江大學發布的《2018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城市報告》中,杭州以91.5%的金融科技使用覆蓋率,在全球金融科技體驗一項上名列榜首。在綜合評分中,杭州超越深圳位列 “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城市”第六,僅次于北京、舊金山、紐約、倫敦和上海。


2019年5月,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指出:“金融科技是杭州的金融業的優勢所在、核心競爭力所在。”


與傳統金融體系高度發達的上海相比,杭州深刻明白自己的優勢,將自己差異化定位為“金融科技中心”。實際上是科技在前,金融在后,科技擁抱金融、驅動金融、賦能金融。”賁圣林表示。


賁圣林認為,從科技到金融的應用層,杭州具有領先優勢。但想要建設國際金融科技中心,想要成為全球領先的金融科技企業總部或者分部的承接地,杭州還存在著全球化運營人才嚴重短缺、國際化程度不足等諸多問題。


“未來金融科技的競爭一定不局限于國內,而是放眼全球的競爭,不管是杭州市還是阿里巴巴,應該都有這樣的心胸和格局。”賁圣林表示,在過去的國際化競爭中,杭州比起北京、上海還缺乏資源積累,因此,杭州也正在努力補齊短板,積極加入國際金融科技話語權的爭奪,提高國際影響力。


(來源:財經網)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