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多廣:在普惠金融中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發布時間:2019-08-08  

為提高中國數字金融學術研究水平,增強中國參與全球數字金融治理的話語權,浙江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院(浙大AIF)、北京大學數字金融研究中心、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普惠金融研究院、上海交通大學中國金融研究院和螞蟻金服集團研究院共同發起成立數字金融開放研究計劃,旨在加強學術界和業界在數字金融領域的深度交流和合作,共同推動中國數字金融的學術研究和實踐發展。今年7月8日數字金融開放研究計劃啟動儀式暨首屆學術研討會在北京大學舉行。


浙大AIF與螞蟻金服研究院等研究機構共同成立數字金融開放研究計劃



浙大AIF作為數字金融開放研究計劃的發起者,特轉載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普惠金融研究院院長貝多廣的文章以饗讀者。

 

全文如下:

 

 

在普惠金融中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普惠金融就是包容性金融,為“中小微弱”提供金融服務。

 

普惠金融就是包容性金融。它的宗旨就是將傳統金融體系排斥的或服務不夠的企業和人群都包容進來,為他們提供金融服務,最終形成一個包容性的普惠金融生態體系。


哪些企業和人群被傳統金融體系所排斥或服務不夠?眾所周知,就是中小微企業和弱勢人群,我們簡稱“中小微弱”。傳統金融體系之所以排斥或服務不夠是有許多原因的,諸如信息缺失、成本高昂以及“中小微弱”金融素養匱乏等等。當金融體系,包括傳統金融機構和新型金融服務機構,開始覆蓋“中小微弱”這部分客戶時,原有的問題依然存在,同時,又出現諸多新的問題。一段時間實踐下來,讓人感到一地雞毛。


撥云開霧,我們透過現象看到普惠金融與傳統金融最大的兩項不同之處在于:第一,服務對象有很大不同,“中小微弱”具有自身的特征,他們的行為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他們對金融健康的認知。第二,正因為這批客戶的特殊性,包容性金融即普惠金融要求服務機構相應調整自己的服務方式,要以一種負責任金融的心態提供服務,其中的核心就是要高度重視客戶保護。



金融健康包含消費者對金融常識的認識和掌握,涉及到金融教育和金融素養的提高。

 

講到“金融健康”,這是一個頗新的概念。我們把它解讀為:消費者個人發揮其金融知識、利用金融工具、采取合理金融行為,以達到的個人財務狀態。


我們都知道人的身體有健康、亞健康和不健康等狀況,財務狀況也同樣如此。國際上將健康概念引入金融領域,用來描述消費者獲得金融服務后所引發的財務狀況。這里面包含消費者對金融常識的認識和掌握,涉及到金融教育和金融素養的提高。根據我們在農村開展的調研,農村居民通常在這些指標得分偏低,這也是農村金融難以開展、農民不太愿意接受信貸和保險服務的一個重要原因。當使用金融產品和金融服務時,消費者如何才能既充分獲得金融服務的利益,又能防范金融服務中可能存在的風險,都是可以用金融健康的概念去考察的。至于個人因金融服務而形成的財務狀況,更是每個消費者都應該心知肚明的基本信息,就像人們應該知道自己的血壓血脂血糖指標一樣。我們知道一個人大量食用垃圾食品會導致血脂高血糖高等后果,在金融服務中消費者過度配置風險資產或過度負債都是屬于不健康的行為,會帶來負面的經濟后果。


金融健康是從金融消費者角度觀察問題,而“負責任金融”這個概念主要從金融服務供應方角度觀察。因為普惠金融服務供應商面對的是金融素養尚待提高的人群,供應商應該懷抱負責任的態度,以客戶保護作為基本服務準則,以客戶為中心來設計產品、營銷產品并提供售后服務,以確保普惠金融業務實現商業價值和社會價值的雙重目標。


 

沒有有效的客戶保護機制,就不會有健康的普惠金融。

 

客戶保護是普惠金融事業中的一項非常重要的內容。正如二十多年前當我們開始建設中國資本市場的時候,我們知道,如果沒有對投資者的保護機制,資本市場將成為割韭菜的場地。可以說,投資者保護機制是資本市場的必要條件。同樣,在建設普惠金融的新時代里,客戶保護也是推進普惠金融的必要條件。沒有有效的客戶保護機制,就不會有健康的普惠金融。監管部門格外重視金融消費者保護,就像資本市場特別重視投資者保護一樣。在資本市場中有分類合格投資者的制度安排,強調信息披露透明、公開、公正、公平。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回答,在普惠金融體系中應強調什么?


有一些學術研究表明,收入越低的人越容易冒險,存在金融不健康傾向。當服務于這些人群時,服務機構更應抱以負責任的態度來提供服務。這應當是包容性金融的特征之一。



在國家推進普惠金融發展的進程中,建設普惠金融生態體系才是至高的目標。

 

此外,普惠金融建設中還有一個重要議題就是,如何引導社會資金關注普惠金融?只有社會資金主動進入作為中介機構的普惠金融服務機構,普惠金融才可能持續地、有效地成長和壯大。這里面我們要考慮資本市場的作用,證券化無疑是一條很好的途徑,建立金融機構間的小額貸款二級市場也是一條可以探索的途徑,市場上已經有一些這方面的實踐,政策上亟需鼓勵和支持。


我們在過去幾年的實踐中深刻認識到普惠金融絕不僅僅是向“中小微弱”提供信貸或其他各類金融服務。解決“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只是建設普惠金融生態體系的結果,從長遠價值來說,建設這樣一個生態體系、確立這樣一個目標更為重要。就像人得了糖尿病,只是一味地吃降糖藥而不改變生活方式,比如不調整飲食、不加強運動,吃藥也只能是治標而不治本。在國家推進普惠金融發展的進程中,建設普惠金融生態體系才是至高的目標。


普惠金融究其本質是全面提高“中小微弱”的生存能力、發展能力、甚至是創新能力。從這個意義上,在建設普惠金融的進程中,我們特別強調金融教育、金融素養以及金融能力。每一家普惠金融服務供應商在提供金融服務產品的同時還應具備客戶賦能的功能。大家都知道中國的老話中“授之以魚”和“授之以漁”的區別。這也是負責任金融的要義所在。


過去幾年的普惠金融實踐給了我們很多啟示。其中有一點對我來說印象深刻,就是普惠金融的規范發展,不僅僅依賴監管部門的監管和法律法規的完善,更依賴整個行業的自律和合規。作為普惠金融的吹鼓手和觀察者,我們更期待市場的實踐者能夠真正自律,以客戶為中心,并且負責任地開展各項業務。一個社會的和諧發展取決于法治和道德的完美結合,同樣,在推進普惠金融的進程中,監管和自律的緊密結合也是整個行業健康發展的基本要求。


從國家頒布《推進普惠金融發展規劃(2016-2020)年》開始已進入第四個年頭,作為這一進程的觀察者,我們可以看到不少經驗和教訓。其中一項重要的體會是,普惠金融確實是說易行難的事業。換言之,每往前推進一步,都會出現一些新的問題。比如在鼓勵以數據分析為基礎的金融科技時,發現隱私保護問題變得十分突出,甚至數字化本身還帶來數字鴻溝問題。由此可見,普惠金融事業可能不是一蹴而就、畢其功于一役,而是一項需要耐力、具有技術含量、更加依賴市場機制的事業。中國花了近二十年才建立起現代銀行體系,差不多也花了二十年建立起資本市場體系,目前這個金融體系仍然是初步的和需要不斷完善的。由此推斷在中國建立普惠金融生態體系至少還需要二十年的歷程。從這一意義上來說,這是一項任重而道遠的目標。


如果把建立現代銀行體系和建立資本市場視作中國金融發展進程中的前兩個階段,目前中國已經正式邁入了金融發展的第三階段,即建立普惠金融生態體系的階段。從眼下無數論壇討論的熱點就可以看出,普惠金融已經成為最熱點,就像二十多年前,大小論壇都在討論資本市場一樣。在這樣如火如荼的熱鬧之中,作為學者當然要冷靜和清醒。好在我們有過去將近四十年金融發展的經驗和教訓,這次應該會比較成熟。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