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匯:搭建金融科技新生態

發布時間:2019-06-25  

 

科技改變金融結構的現象已經發生,并正在重構整個金融行業的生態。

 

金融科技浪潮將對傳統金融機構及其業務模式產生何種影響,已成為全球范圍內廣泛關注的話題。金融與科技的結合和創新,勢必會推動金融行業發生一系列重大改變。對此,《中國外匯》專訪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浙大ZIBS)院長、浙江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院(浙大AIF)院長賁圣林。在他看來,科技改變金融結構的現象已經發生,并正在重構整個金融行業的生態。中國雖然在金融科技行業和消費者體驗方面處于領先地位,但在金融科技生態,尤其是在規則監管領域,則是滯后的。監管在體制、模式、理念、手段和科技水平等方面均存在嚴重的短板。這也是金融科技進一步發展所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

 

嘉  賓

賁圣林

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浙大ZIBS)院長

浙江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院(浙大AIF)院長



 

《中國外匯》

隨著人工智能、區塊鏈等金融科技廣泛應用于銀行業務,金融與科技的融合在不斷加深。您如何看待金融科技應用給銀行傳統業務模式與流程帶來的變革?您認為銀行金融科技未來的發展前景如何?

賁圣林:

金融與科技之間的關系是“互相賦能”。金融業的科技化趨勢已經非常明顯,科技的賦能使金融行業大大提升了效率,降低了服務成本,也使服務的范圍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廣度。科技改變金融結構的現象已經發生。雖然金融的本質并沒有改變,如信任與信用是基礎,風險定價是關鍵,但是金融服務的手段、金融中介的方式、金融產品的種類、金融風險呈現的形式等,都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已經并正在重構整個金融行業的生態。一方面,以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區塊鏈等為代表的金融科技技術不斷應用在銀行的各類業務中,改變著金融產品和服務的形態、場所、方式和物理布局,成為金融行業轉型升級的重要通道;另一方面,商業銀行愈加重視金融科技的創新,成為金融科技實踐的積極參與者。相信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商業銀行將成為推動金融科技領域持續進步與普惠共享的重要力量。


總體來看,金融科技大大推進了金融行業變革。銀行為保持其相對于新興金融科技企業的競爭優勢,不可避免地會尋求數字化轉型,主要包括渠道數字化、賬戶數字化以及產品數字化。這一過程亦可視為是銀行的金融科技創新過程。與此同時,銀行金融科技創新并不僅僅局限于以上內容,它還包括商業銀行利用科技創新來提高其業務拓展的進程、強化運營管理的有效性、豐富客戶服務內容的多樣性和優化其服務的客戶體驗性等的各類創新活動。


我過去提到過,金融科技未來的發展有七大特征:要素科技化、迭代加速化、主體多元化、用戶大眾化、市場全球化、服務實時化和組織扁平化。科技要素的作用將越來越大,隨后功能的迭代加速會讓普惠金融的夢想離我們越來越近。商業銀行的科技創新也將持續進行:在產品創新上,各商業銀行將依托于大數據、區塊鏈、人工智能與云計算等信息技術向更多公眾提供低門檻、高匹配的理財投資產品,擴大智能投顧的應用范圍,金融普惠持續拓展;在渠道建設與客戶服務上,商業銀行將更多地結合網絡與智能技術,豐富線上線下渠道,提升獲客能力,優化客戶體驗。此外,基于大數據與人工智能的金融科技,還將為商業銀行的風險控制提供新的思路與方式。未來的商業銀行將更加開放,與眾多金融科技服務企業合作,搭建更完整、更親民、更便捷、更豐富的金融生態。


《中國外匯》

金融科技應用的過程中難免存在一些亂象,您認為金融科技應如何通過改善整體生態,實現持續、穩定的發展?

賁圣林:

經常有人說中國的金融科技發展引領全球、走在世界前列。但如果從金融科技生態角度看,中國的金融科技生態,尤其是在規則監管領域則是滯后的。從全球來看,中國的金融科技行業和消費者體驗雖然處于領先地位,但在監管方面相對滯后于新加坡、英國等國家。從中國到印度再到很多欠發達地區,由于傳統的金融抑制問題,金融科技的發展確實如燎原之火一般,擁有更大的場景需求和呈現更快的發展速度,但是否能實現持續、穩定的發展,則要取決于這些國家在規則監管方面的能力。坦率地說,我們在這個方面還存在著較大的能力赤字,很多時候我們金融科技的技術能力及市場應用水平較高,但是與之相應的監管在體制、模式、理念、手段和科技水平等方面則存在嚴重的短板。這也是金融科技在這些國家進一步發展所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


要改善金融科技生態需要做到以下五點:


第一,樹立好健康的價值導向。讓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服務人類社會幸福。


第二,守護好行業底線。做到自律,敬畏、堅守行業的道德與倫理。


第三,把握好合理的邊界。今天的互聯網和智能科技可以說是無時無刻無邊界的,但是在很多事情上,尤其是金融領域中,我們是需要意識到并把握好邊界的。


第四,發揮好技術的作用。金融科技領域必須緊緊地抓住技術力量,以創新技術驅動金融科技發展。沒有技術驅動的互聯網金融或者金融科技,都是虛假的。


第五,注重做好監管制度的建設。沒有一個好的制度保障,金融科技很難實現可持續的健康發展。


在這五點中,制度和規則目前對我們而言最為關鍵,而且其所發揮的作用會越來越明顯和重要。因為在這樣一個互聯互通、金融科技行業逐漸實現“自動駕駛”的時代,制度與規則就好比紅綠燈、電子警察。制度能夠保障包括政府、投資人、借款人、用戶等各個參與主體之間形成良好的市場秩序、較高的市場效率,真正做到可持續健康發展。


《中國外匯》

金融科技的應用在幫助傳統金融行業提升風控能力的同時,是否也會帶來一定的風險?如何防控相應的風險?

賁圣林:

金融科技在應用過程中的確可能帶來一些新的甚至更大的風險。一方面,金融科技本身有些技術還不夠成熟。比如區塊鏈技術就不夠成熟,尚處于起步階段,盡管很有潛力,但大面積應用還有待時日。人工智能、大數據等也面臨同樣的問題。大數據技術作用的發揮會牽涉到數據的規則和使用的問題,這些問題如果解決不好,可能會帶來很大的沖擊。另一方面,規則與制度的建設也面臨很大挑戰。目前看來,個人隱私保護的問題、數據的采集標準與使用權問題、數據的歸屬權問題、技術標準問題等,其相關制度規則的制定還非常滯后。世界范圍內,金融科技或者金融與科技的融合發展并不均衡,各國/地區相關的立法執法及發展的水平也有很大差異,相對而言,中國在數據采集和使用方面還存在較多不成熟和不良的做法和現象。最近歐洲實施的 GDPR(通用數據保護條例)對數據的采集、保護和使用轉讓都有非常嚴格的規定。如何平衡好數據的合理采集共享和個人隱私保護之間的關系,是我們必須面對的一個重要課題。


對金融科技風險的防控可以從以下兩大方向來思考:


一是從源頭上,應當回歸金融的初心。可以說金融最核心的是對風險的管理、控制和定價,這是一個金融機構、一個行業乃至一個社會的重點與難點。習總書記強調,金融要為實體經濟服務,滿足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群眾需要;他還指出,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必須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強化金融服務功能,找準金融服務重點,以服務實體經濟、服務人民生活為本。這表明,應該將金融定位為“服務”業,英文叫 Financial Service,強調“服務”這兩個字。既然金融是服務業,那么就要分清主次,應該力爭提供五星級“店小二”的服務。金融的導向則是服務實體經濟的健康需求。需要指出的是,并不是所有實體經濟的需求都是正確的、陽光的或健康的,我們需要認真辨識,方能提供精準服務。


二是在應用過程,要注重監管。如何在加強監管的同時,保持金融科技的發展活力,把握創新發展與風險可控之間的平衡,也是監管面臨的一大挑戰和重大機遇。我們需要注重制度規則設計的彈性和靈活性,為創新提供“試驗田”和孕育生長的空間,在加快傳統金融機構數字化轉型的同時,創新監管手段和方法,建立金融科技領域風險監測和監管的統一標準;同時,要積極發揮各類互聯網金融聯合會等行業組織的橋梁作用,加快完善自律規范體系,探索新興金融監管的優質模式,全面促進并保障金融科技行業的持續健康穩定發展。最后,要充分利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國家戰略機遇,發揮一國兩制的作用,特別是要注重發揮金融科技監管相對完善的香港的“試驗田”作用。


來源丨《中國外匯》2019年第12期

作者丨本刊記者 榮蓉 白琳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