賁圣林:加快數字雄安建設,打造綠色金融中心

發布時間:2019-04-04  

摘要:

2019年4月1日,在浙江大學和雄安新區管理委員會的共同指導下,由浙江大學雄安發展中心主辦的浙江大學雄安發展論壇在北京舉行。本次論壇以“未來城市·雄安質量”為主題。開幕式上,河北雄安新區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吳海軍,浙江大學副校長羅衛東分別致辭,并為浙江大學雄安發展中心揭牌。浙江大學副校長何蓮珍主持論壇。

 

國務院參事、雄安中心首席專家仇保興,浙江大學建筑設計院院長楊毅,清華大學未來交通研究中心主任吳建平,浙江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院(浙大AIF)副院長、浙江大學區塊鏈研究中心副主任楊小虎,生態環境環境規劃院院長王金南院士,浙江大學環境與資源學院院長陳寶梁,京津冀協同發展專家咨詢委員會成員、南開大學經濟與社會發展研究院院長劉秉鐮,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浙大ZIBS)院長、浙大AIF院長、雄安中心首席專家賁圣林,分別圍繞“未來城市”“智能雄安”“綠色雄安”“創新雄安”做了主旨演講。

 


以下根據賁圣林教授演講實錄整理而成:


感謝邀請!今天我的演講主題是“加快數字雄安建設,打造綠色金融中心”,我將聚焦金融角度談談綠色金融和科技金融如何協助雄安的未來建設。


首先從定義來看,綠色金融是指支持環境改善、應對氣候變化、資源節約與高效利用的經濟活動,也是針對節能環保、清潔能源、綠色交通、綠色建筑等領域的投融資、項目運營、風險管理等金融服務。


就起源來講,綠色金融可以算是一個“舶來品”。2002年,我當時所任職的機構荷蘭銀行牽頭花旗等4家銀行,在世界銀行等國際金融組織的支持下提出了“赤道原則”(Equator Principles, EPs),旨在判斷、評估和管理項目融資與信貸中的環境與社會風險,倡導支持環境治理與可持續發展以及對于整個社會的健康影響。作為一個自愿遵守的原則,“赤道原則”到目前為止已被35個國家的將近100家金融機構所采納。2008年,興業銀行宣布采納“赤道原則”,成為中國首家“赤道銀行”。


2006年,責任投資原則(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 PRI)的提出是綠色金融在國際上的第二個里程碑。責任投資原則要求投資者清晰認識到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ESG)問題,倡導在投資決策過程中應充分考慮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因素。僅僅十年后的2016年8月,責任投資原則的簽署機構數達到1555家,管理資產超過65萬億美元。

 

 

2016年,作為主席國的中國將綠色金融列入G20議題,發起G20綠色金融研究小組,獲得了積極反響和廣泛支持。2016年7月,第三次二十國集團(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在四川省成都市舉行,會議公報強調了發展綠色金融的重要性。這一年被認為是中國綠色金融發展的元年。在短短的一年中,我國綠色債券市場從無到有,2016年累計發行規模超2000億元人民幣。2018年,符合國際綠色債券定義的中國綠色債券發行額達到2103億元人民幣(約合312億美元),其中包括中國發行人在境內和境外市場共發行的2089億人民幣(309億美元),以及14億人民幣(2.08億美元)的綠色熊貓債。目前中國已經成為全球綠色債券存量最大的市場。從發行人的區域分布來看,2018年共計24個省份(含自治區、直轄市)參與了綠色債券發行,福建、北京、上海、廣東和貴州的綠色債券發行規模位列前五。據統計,非金融企業綠色債券資金投放集中在在清潔能源、綠色交通、污染防治等領域。


浙江省在綠色金融也是排頭兵。2017年6月,國務院決定在浙江等五省區設立首批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湖州、衢州成為首批試點城市。截至2017年末,浙江省綠色信貸余額6875億元,同比增長44%。其中,湖州、衢州綠色信貸余額分別達到748億元和313億元,占當地各項貸款比重分別達22.8%和16.2%。習總書記多次提到“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綠色金融就是對這一“兩山理論”的一個非常好的詮釋。


總的來看,綠色金融是從國際傳播到中國的,但中國可以說是彎道超車,這主要得力于政府政策的強有力領導,以及金融供給側改革的重大機遇。



在“綠色發展+金融”融合的同時,所謂的“科技+金融”的深度融合更加明顯。國際來看,貝寶(PayPal)誕生的1998年可以說是互聯網金融從硅谷剛剛起步。五年之后,中國的互聯網金融以支付寶的誕生而從杭州出發,2013年我們迎來“互聯網金融元年”,那一年成立的眾安保險已發展成全球最大的互聯網保險企業,再后來的微眾銀行、網商銀行等互聯網金融企業也蓬勃發展。2015年我所在的浙江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院正式創立,緊緊抓住了互聯網金融發展的絕好機遇。2016年,金融科技Fintech這一詞匯真正傳入中國。當前我國的互聯網金融研究儼然可以算是引領全球。


據我的研究團隊發布的2018年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城市排名報告,中國已經在金融科技領域躍居全球一線,特別是北京、上海、杭州、深圳躍居全球一線城市,長三角地區更成為全球金融科技區域第一名。京津冀地區也位居全球區域一線,但相對來講發展不夠均衡,所以金融科技對雄安來講將會是一個非常好的潛在發展機遇。


與綠色金融類似的是,中國在金融科技的發展軌跡可謂是“換道超車”。從過去中國模仿國際(Copy to China),到今天世界模仿中國(Copy from China),我國的金融科技發展已經得到了全世界的認可。


值得關注的是,雄安新區規劃提出了幾個主要指標,即到2035年:

1)全社會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支出占地區生產總值比重達6%,和北京持平;

2)科技進步貢獻率達80%;

3)數字經濟占城市地區生產總值比重超過80%,這一指標可以說是相當高的要求,深圳在2035年的規劃也不過50%;

4)大數據在城市精細化治理和應急管理中的貢獻率超過90%;

5)基礎設施智慧化水平超過90%。


同時,2019年1月24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支持河北雄安新區全面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的指導意見》對外發布,在有關雄安新區的金融改革發展方面,《指導意見》提出的主要舉措包括“積極創新綠色金融產品和服務,支持設立雄安綠色金融產品交易中心”、“研究建立金融資產交易平臺等金融基礎設施,籌建雄安股權交易所,支持股權眾籌融資等創新業務先行先試”、“研究在雄安新區設立人民銀行機構,推進綜合性、功能性金融監管體制改革,探索建立符合國際規則的金融監管框架”等。


兩年前,雄安的建設拉開了序幕。在今天,我們的發展論壇提了四個關鍵詞:未來、智能、綠色、創新。這正是建設數字雄安所需要的:面向未來、智能手段、綠色導向、創新思維與方法。各位朋友,16年前互聯網金融在中國杭州悄然起步,到今天中國在互聯網金融領域已經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績,成為了全球高地。展望16年以后的2035年,我非常期待綠色金融全球高地能夠在雄安建設成功。雄安新區要做引領區、示范區、先行區,我曾思索過如何去詮釋雄安之中的“雄”字,“雄”的拼音首字母是“X”,也是乘數符號,于是我想“雄”可以理解為一種乘數效應或示范效應,我期待和相信雄安的綠色金融建設是可建設、可復制、可推廣的,謝謝各位!

 

(本文根據賁圣林教授4月1日在北京舉行的未來城市?雄安質量——雄安發展論壇上的演講整理而成。整理人:李心約)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