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央行要怎么做?金融科技列入十大關鍵詞

發布時間:2019-03-11  

3月10日上午,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新聞中心舉行記者會,邀請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副行長陳雨露,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副行長范一飛就“金融改革與發展”相關問題回答中外記者提問。


在記者會上,央行行長易綱等就貨幣政策、2月社融數據、降準、人民幣匯率、債券違約等社會關注的焦點問題進行了解答:


1、貨幣政策

易綱表示,穩健的貨幣政策是非常豐富的內容取向,穩健不提中性更簡潔,但穩健貨幣政策內涵沒有變。主要體現在貨幣政策要有逆周期調節,同時在總量上保持松緊適度,即M2和社融增速大體與名義GDP增速保持一致。在結構上要更加優化,進一步加強對民企小微的融資支持。


易綱強調,一定要把貨幣信貸數據拉長時間看,一個時點上不能看一個數,而是要關注加權平均,一個時間序列上要看移動平均數據,這樣就可以比較全面地來判斷穩健的貨幣政策的內涵。


2、社融數據

易綱表示,2月末社融保持了平穩增長,1月社融相對較高明顯是季節因素,要綜合前兩個月的數據看。今年以來,社融增速連續兩個月高于2018年底增速,社融持續下滑態勢得到初步遏制,為2019年經濟金融開局提供保障。


1月份的數增長比較快,這里面有季節性因素,我還是希望大家和剛剛公布的2月份數據合在一起來看。實際上,光是1、2月份合在一起也不行,因為今年2月份和陰歷正月重合比較多,所以數據還要反映在3月上,3月的數也有影響,所以大家要更全面地把1、2、3月的數綜合起來一起看。


研究了結構性存款利率和票據貼現的利率,和中央銀行對票據的再貼現利率,總的來說沒有大規模的空轉或者套利,有少數個別銀行、個別客戶這些個別現象,我不排除是存在的,但是如果看平均值,看整個發生時間的長度,整個票據貼現還是支持實體經濟了,主要支持的還是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


3、降準空間

關于降準,易綱表示,金融危機后,現在發達國家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比較低,但超額存款準備金率較高。發展中國家一定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是合適的,通過下調準備金率在中國目前情況下還有一定空間,但比起前幾年小多了。


我們銀行的總準備金率也就是12%左右,實際上跟發達國家的總的準備金率差不多,而且這個比率要遠低于日本的比率。大家知道,發展中國家有個發展階段的問題,在這個階段,一定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還是合適的,必要的。同時我們在考慮這個問題,還要考慮最優的資源配置,還有防范風險的問題。綜合考慮這些問題,我們就可以進一步落實克強總理報告中提出的這個任務。


4、民企融資

易綱表示,去年貨幣政策取向實際上一直是在降低無風險利率,后者是名義利率的重要組成部分,如7天回購利率明顯降低。通常我們把10年期國債利率作為基準利率,這一利率水平在去年下行了70多個bp。


無風險利率的下降顯然有利于降低名義利率。政府工作報告提出降低實際利率水平,主要是解決小微企業實際感受的融資成本高的問題,貸款利率中除了無風險利率,主要還包括風險溢價,貸款利率偏高就是風險溢價偏高的問題。去年單戶授信1000萬元以下小微企業貸款的不良率在6.2%左右,不良率反映在風險溢價。因此要解決如何降低風險溢價的問題。


5、人民幣匯率

易綱表示,要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但是我們匯率的形成機制是一個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攬子匯率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隨著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不斷完善,市場供求為基礎,市場決定匯率,在整個匯率形成機制里面所占的比重越來越大,也就是說市場要在配置資源中起決定性的作用,我們匯率是朝著市場方向走。


理性看待對外貿易摩擦,絕對不會把匯率用于競爭的目的,不會用于貿易摩擦的工具。匯率市場的波動和一定程度上的彈性,對整個經濟是有好處的。從人民幣匯率波動來看,顯著小于英鎊和歐元。

就人民幣匯率走勢而言,經過這么多年市場機制的不斷形成和完善,我們企業對人民幣匯率彈性越來越習慣了。今年展望未來的話,人民幣匯率會在市場決定的機制下,變成一個非常有吸引力的、可自由使用的貨幣,中國的老百姓、中國的企業和全世界的投資者將對人民幣越來越有信心。


潘功勝表示,我國國際收支在未來仍然會呈現自主平衡的狀態。另外,人民銀行和外管局在不斷推動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保持人民幣匯率彈性,發揮人民幣匯率在調節國際收支中的作用。


6、金融科技

陳雨露表示,百行征信是我國首個市場化的個人征信機構,目前百行征信已經簽約接入600多家機構的信用信息,已在今年1月份正式推出個人信用報告等三項征信服務產品,實現了良好開局,8家主發起機構和互聯網金融協會的會員們給予了很大幫助。


希望包括“百行征信”在內的市場化的這些征信機構,能夠在創新能力方面、在競爭能力方面快速提升,讓市場征信服務這個輪子能夠越來越強、越來越大,為我們金融基礎設施的高質量發展助推我國高質量發展做出更大的貢獻。


目前央行已完成對資產管理產品統計的全覆蓋。實現按月統計資管產品,全面摸清并且動態監測影子銀行及其復雜的資產管理產品情況,包括總量、結構、相互嵌套、支持實體經濟情況等都摸清了,這對于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提供了重要支持。


關于移動支付,范一飛表示,要在積極推進移動支付服務創新的同時,加強交易監測和風險識別,保障支付業務安全,保護用戶的合法權益。在延伸推廣的時候,要做好現金支付以及移動支付相關產品的宣傳和安全教育,培養正確的支付習慣,有效地防范風險。


7、貿易談判

易綱表示,中美在剛剛結束的第七輪貿易磋商談判過程中,確實就匯率問題進行了討論。匯率問題是G20、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雙邊和多邊平臺的重要的問題,長期以來都有討論,在中美之間,在匯率問題的討論也是由來已久,也不是第一次。比如說在以前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和中美的全面經濟對話的框架下,都對匯率問題進行過討論。這次磋商討論許多的重要問題,比如說雙方討論了如何尊重對方的貨幣當局,包括貨幣政策自主權。


第二,討論了雙方都應該堅持由市場決定貨幣政策的原則。第三,討論了雙方都應該遵守歷次G20峰會的承諾,不搞競爭性目的貶值,并且就外匯市場保持密切的溝通。第四,雙方也討論了雙方都應該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透明標準承諾披露數據等等重要的問題。雙方在許多關鍵和重要的問題上達成了共識。


理性看待對外貿易摩擦,絕對不會把匯率用于競爭的目的,不會用于貿易摩擦的工具;金融市場開放是根據中國改革開放時間表推進。


8、對外開放

易綱表示,金融業對外開放的時間表是根據中國改革開放需要決定的,這樣我們受到的干擾就會比較少。我們相信,中國金融市場的開放對中國有利,對世界有利,所以我們會堅定不移地按照這個時間表來推進。


潘功勝表示,資本項目中第二個很重要的項目,就是關于金融市場證券投資領域的開放。隨著我國金融市場對外開放,我國股票市場和債券市場的開放對境外投資者有很強吸引力。但現在仍在開放早期,開放的程度仍然不高,我國股票市場境外投資者持有占比大概2.7%,我國債券市場境外投資者持有比例大概在2.3%,占比都不高。未來,隨著金融市場進一步的對外開放,以及我國股票市場和債券市場納入主要的國際指數,這些還會進一步增加。


9、國際收支

2018年,我國整體國際收支是自主平衡的,但是在國際收支結構方面,發生了一些特征性變化。


從一個長周期來看,經常賬戶更加趨平衡是我國國內經濟再平衡的結果,是我國經濟結構優化的客觀反映,是經濟轉型發展進入的一個必然階段,同時也是我國居民收入提高、財富增長的一個必然結果。 


我國經常賬戶會保持在一個基本平衡的合理區間。一方面,我國制造業具有成熟的基礎設施、完備的產業鏈和大量的技術工人,加上正在推動轉型升級以及出口市場多元化等,我國貨物貿易具有較強的國際競爭力。另一方面,在服務貿易方面,服務貿易逆差增速在收窄。隨著我國國內服務業質量的提升,以及我國生態環境和教育水平等軟實力的提升,我國服務貿易逆差變動將會逐漸走向平穩。這是觀察我國國際收支結構的一個層面。


10、債券市場

潘功勝表示,2019年債券市場風險問題是央行債券市場工作的重點,要堅持市場化、法治化,完善違約債券處置市場和違約債券處置制度,這些方面我們有很多工作要做。


現在出現一些債券違約,是正常現象,有利于打破剛性兌付,糾正債券市場扭曲現象,有利于形成正常的投資文化以及正常的價格,有利于提高債券市場資源配置。


- END -

來源:綜合每日經濟新聞等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