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金融學·節選丨伍聰:中國現代金融體系的“四梁八柱”

發布時間:2019-02-22  

中國現代金融體系的“四梁八柱”


伍  聰


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貫徹新發展理念,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這是我國經濟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的內在要求,是我國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迫切需要。同時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了“現代金融”概念,指出“著力加快建設實體經濟、科技創新、現代金融、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的產業體系”。這與前述“現代化經濟體系”首尾連貫、前后照應,實際上強調了金融是整個國民經濟的一部分,與實體經濟緊密聯系、互相支撐,而不是孤立的、分割的。要準確理解現代化經濟體系中現代金融的內涵和要求,就應提高戰略站位,運用全局觀、系統觀,從“現代金融體系”整體視角入手。

 


1.現代金融體系根本目的是服務實體經濟


堅持實業為本,服務實體經濟,是金融業的基本職能。只有企業實現較好的盈利、實體經濟“有錢賺”,金融業才能隨之得到應有的、合理的回報。金融業的利潤率必須與實體經濟“做大蛋糕”緊密結合起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否則資本就會在金融體系內“空轉”,金融市場就變成了“零和博弈”。但是近年來,中國的金融業“脫實向虛”比較嚴重,過度金融化現象較突出,金融杠桿率過高,金融成了無本之木、無源之水,金融自我復制、自我膨脹,如此循環往復最終將形成金融泡沫,并導致金融危機。因此,服務實體經濟,既是金融發展的根本目的,也是防范金融風險的根本舉措,更是對當前金融體系偏離發展的及時控制和有效糾正。


2.現代金融體系服務現代化經濟之“四梁”


2.1 圍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需求,引導金融資源更合理配置


金融在現代經濟體系中橫跨供給需求兩側,既可以為需求側引入資金流,又可以為供給側提供資本土壤。黨的十九大報告將“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列為“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首要任務,是新常態下推動我國經濟發展的主線,是適應和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的重大創新。這就要求金融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扮演引導和支撐的角色,將更多的金融資源配置到經濟社會發展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為提高供給體系質量提供有力支持。


2.2 圍繞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推動金融有效服務科技創新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報告中10余次提到科技、50余次強調創新,吹響了加快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強勁號角。從歷史鏡頭中,我們看到金融為技術創新提供了資本動能和市場基礎。如果沒有英國銀行體系為第一次工業革命提供資金支持,沒有美國資本市場為第二次工業革命提供風險投資,英美兩國也難以實現崛起。金融的目標是實現資源的有效配置,有了金融的支撐才能將資金引導向創新行業。


2.3 圍繞鄉村振興戰略,發展適合“三農”的普惠金融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要按照“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重大戰略部署,為農業、農村改革發展指明了方向。農業、農村、農民問題是關系國計民生的根本性問題,金融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支撐。長期以來,農村金融供給不足一直是制約我國農業現代化建設的一個“瓶頸”,主要體現在農村金融服務不足和新型農業經營主體信貸可獲得性較差。解決農村金融服務不平衡、不充分問題,助力鄉村振興是現代金融體系建設的重要內容,也是農村普惠金融的根本目標。


2.4 圍繞總體國家安全觀,構建全方位的金融安全戰略體系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統籌發展和安全,增強憂患意識,做到居安思危,是我們黨治國理政的一個重大原則。2017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十次集體學習時強調,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經濟平穩健康發展的重要基礎。2017年7月召開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也指出金融是國家重要的核心競爭力,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經濟社會發展中重要的基礎性制度。


3.現代金融體系自身改革發展之“八柱”


3.1 健全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


目前,我國貨幣政策正在從過去單獨運用數量型政策工具,逐漸向同時使用數量型政策工具和價格型政策工具過渡,由直接調控向間接調控轉變,最終目標將轉向以價格型政策工具為主,數量型政策工具為輔;要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貨幣信貸適度增長和流動性基本穩定,改善對實體經濟的金融服務。同時,進一步完善宏觀審慎政策,發揮宏觀審慎評估體系(MPA)的重要作用,引導和約束金融機構行為,克服市場主體順周期行為的影響,有效阻止跨市場風險傳染。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形成“雙支柱”,可以相互結合、相互補充、相互強化;使用貨幣政策主要針對整體經濟和總量問題,側重于物價水平的穩定以及經濟和就業增長;使用宏觀審慎政策則直接和集中作用于金融體系本身,側重于維護金融穩定和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進而可以更好地將幣值穩定和金融穩定結合起來。


3.2 推進以重構政府和市場關系為核心的金融體制改革


要進一步完善金融市場和機構的治理機制,使金融體系加快自身的市場化進程,提升金融服務能力和水平,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轉型升級;高度重視金融體系中所有制改革問題,在堅持基本經濟制度的基礎上,讓各種所有制資本取長補短、相互促進、共同發展;堅持質量優先,完善金融市場、金融機構、金融產品體系,引導金融業發展同經濟社會發展相協調,促進融資便利化、降低實體經濟成本;發揮好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牽頭作用,圍繞防范系統性風險和保護金融投資者,進一步完善金融監管體制,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建設監管有效、富有韌性的金融體系。


3.3 優化直接融資和間接融資協調發展的金融結構


發展直接融資、優化金融結構不可能一蹴而就,是我國金融發展的中長期戰略。要大力發展以股票市場、并購市場、私募股權市場為代表的股權融資市場和以債券為代表的固定收益證券市場,逐漸形成融資功能完備、基礎制度扎實、市場監管有效、投資者合法權益得到有效保護的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同時,要清醒地認識到中國當前銀行機構主導的金融體系有著深刻的產業結構特征、經濟發展階段性特征、市場化發育程度等制約和限制,要大力推動銀行機構戰略轉型,穩步改革銀行機構直接融資限制,提升和強化銀行體系的直接融資功能,推進混業經營并完善穿透式的金融監管機制,全面構建與經濟轉型內在需求相適宜相匹配的、直接融資與間接融資結構合理的金融體系。


3.4 推動關乎金融發展全局的利率和匯率市場化改革


要進一步完善中央銀行利率調控體系,疏通利率傳導渠道,增強央行引導和調節市場利率的有效性,建立并完善價格型貨幣政策調控框架;繼續著力培育以上海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Shibor)、國債收益率曲線和貸款基礎利率(LPR)等為代表的金融市場基準利率體系,為金融產品定價提供參考;要進一步完善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更多發揮市場在匯率形成中的決定性作用,增強人民幣匯率雙向浮動彈性,有序完善以市場供求為基礎、雙向浮動、有彈性的匯率運行機制,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促進貿易和投資便利化,支持人民幣在跨境貿易和投資中的使用,積極發揮人民幣在“一帶一路”倡議中的作用。


3.5 堅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


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題。當前和今后一段時期我國金融領域尚處在風險易發高發期,風險點多面廣,主要包括金融杠桿率和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影子銀行風險、違法犯罪風險、外部沖擊風險、房地產泡沫風險、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部分國企債務風險等。要堅決治理金融亂象,打擊違法違規金融活動,實行牌照經營,推動金融監管全覆蓋,避免監管空白;要健全金融法治,以加強金融消費者保護體系、金融監管法律體系、金融風險管控體系和金融機構合規體系為主要著力點;要強化金融科技與監管科技等創新技術的應用實踐,完善金融基礎設施建設,豐富監管手段,彌補薄弱環節與現有短板;要加強宏觀審慎管理,發揮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與“一行兩會”的監管合力。


3.6 構建全面開放新格局下的金融業開放新體制


金融業對外開放的基本原則應包括以下三點:金融業作為競爭性行業,應遵循準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原則;金融業對外開放須與匯率形成機制改革和資本項目可兌換進程相互配合,共同推進;金融業開放須與防范金融風險并重,金融開放程度要與金融監管能力相匹配。要有序推進資本項目開放,穩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繼續完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要繼續放寬市場準入,按照內外資一視同仁原則,進一步放寬對外資持股比例、業務范圍、股東資質等方面的限制;要健全針對外債和跨境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政策框架,進一步提高可兌換條件下的風險管理水平,更好保障國家金融安全。


3.7 健全以補齊監管統籌協調短板為重點的金融監管體系


進一步增強金融監管協調的權威性、有效性,在現行“一委一行兩會”金融監管框架下,充分發揮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領導和協調作用,強化中國人民銀行宏觀審慎管理和系統性風險防范職責,落實金融監管部門監管職責;中央和地方金融管理要統籌協調,發揮中央和地方兩個積極性,全國一盤棋,監管無死角,形成“有風險沒有及時發現就是失職、發現風險沒有及時提示和處置就是瀆職”的嚴肅監管氛圍;中央金融監管部門統一監管指導,制定統一的金融市場和金融業務監管規則,對地方金融監管有效監督,糾偏問責;地方負責地方金融機構風險防范處置,維護屬地金融穩定,進一步壓實地方監管責任,加強金融監管問責;要加強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完善金融機構法人治理結構,建立健全符合國情的金融法治體系。


3.8 加強和改進金融系統黨的領導和黨的建設


做好新時代的金融工作,必須堅持黨對金融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始終把政治過硬擺在突出位置,確保金融改革發展的方向明、路子正;金融監管系統和金融機構要全面落實從嚴治黨,切實發揮好黨組織的領導作用、戰斗堡壘作用和黨員的先鋒模范作用,確保中央經濟工作方針政策不折不扣落實到位;要堅定服從黨對金融工作的領導,堅決落實黨對金融工作的決策部署,把“為實體經濟服務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牢記心中,把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的責任扛在肩上、任務落到實處;要切實加強金融系統黨的建設,黨的領導要與國有金融機構公司法人治理相結合,促進形成良好的現代公司治理機制;要貫徹黨管干部原則,發揮黨管人才優勢,大力培養、選拔、使用政治過硬、作風優良、業務精通的金融人才,特別是要注意培養金融高端人才,為金融業健康發展夯實組織保障和人才保障。


伍聰,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副院長、國際貨幣研究所研究員。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