賁圣林:要以“店小二”精神發展中國現代金融“服務”體系

發布時間:2019-01-15  

1.15-1.jpg

 

2019年1月12日,第二十三屆中國資本市場論壇在北京舉行,本屆論壇以“資本市場與現代金融體系”為主題。中國人民大學校長劉偉、副校長吳曉求,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學部委員高培勇,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徐忠,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等嘉賓出席論壇。浙江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院(簡稱浙大AIF)院長、國際聯合商學院(籌)院長賁圣林受邀出席并發表演講,他表示,要以“店小二”精神發展中國現代金融“服務”體系。

  

以下根據賁圣林教授演講實錄整理而成:


 

1.15-2.bmp


學術定義上來看,“金融體系”是一個經濟體中資金流動的基本框架,它是資金流動工具(金融資產)、市場參與者(中介機構)和交易方式(市場)等各種金融要素構成的綜合體。根據金融學泰斗黃達教授的觀點,現代金融體系包括由貨幣制度所規范的貨幣流通、金融機構、金融市場、金融工具及金融制度和調控機制這五方面。

 

現代金融體系有哪些發展目標呢?習近平主席曾在十九大報告中對今后金融工作的指導思想和核心內容作了相應闡述。2018年5月,由央行牽頭,發展改革委、科技部、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農業部、商務部、銀保監會和證監會九部委共同編制的《“十三五”現代金融體系規劃》提出要著力實現更高水平的金融市場化、著力推動更加全面的金融國際化、著力創新高效安全的金融信息化、著力推進完備統一的金融法治化、著力實現金融業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五大戰略目標。《規劃》還提出要健全金融調控體系、建立現代金融監管體系、優化現代金融機構體系、健全金融市場體系、建設高層次開放型金融體系、強化金融基礎設施體系、完善支持實體經濟的金融服務體系、筑牢金融風險防控處置體系八大任務。要想在“十三五”期間實現這五大戰略目標與八大任務,這對我們來說可謂任重道遠。


1.15-3.bmp


事實上,目前大家對金融體系的認識并不一致,但我總結了五點共識:

 

首先,金融體系是一個具有社會性的公共產品;

第二,現代金融體系具有多樣性。比如美國、英國以資本市場、直接融資為主,而德國、日本則以銀行體系、間接融資為主。目前西方發達國家的金融體系也正面臨現代化的挑戰,因此我們需要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現代金融體系;

第三,現代金融應當服務實體經濟、服務人類社會的美好;

第四,建設包容性發展、積極有序的金融體系是金融從業者共同的責任與使命;

第五,并非所有金融活動或金融體系都是好的。資本可以分為積極資本和消極資本,因為有的資本是耐心的、負責任的、服務實體經濟的資本;而有些資本則只是投機性的資金,即所謂“熱錢”。同樣市場也有積極與消極之分,積極的市場相對公平、公正、高效,服務實體經濟,服務人類社會的美好;而消極的市場也比比皆是,更別說如地下錢莊、販毒市場等一些黑色市場。我們應當促進好的資本流向積極有序高效、服務實體經濟的市場,構建一個高效的、現代的、服務實體經濟與人類美好的現代金融體系。


  

基于以上共識,我對如何更好地實現五大戰略目標與八大任務提出三點建議:

 

第一,找準定位。我們金融業要放低身段,牢記服務社會、服務實體經濟的本分,以五星級“店小二”的姿態和態度來發展中國現代金融“服務”體系。

第二,補好制度短板。與現代金融特別是金融科技的快速發展相比,我們現有的規則制度仍遠遠滯后。我們需要認真思考如何正確引導新技術、新市場的發展,用制度鼓勵金融向善,讓冰冷的金融市場更有溫情、溫度,使它更具普惠性和社會責任感。

第三,用好技術。如果沒有充足的技術支持,再好的普惠金融服務社會的廣度與深度也遠遠不夠。我們要用技術更好地賦能現代金融,讓技術創新的成果為金融體系乃至社會帶來更加積極的變革。

當前,全球金融體系正處在科技化、智能化的浪潮中,金融理論、金融模型,甚至未來需要什么樣的金融人才、金融技能等都正發生革命性的變化。但這也為跨越式發展、彎道超車帶來了機遇,比如中國的金融科技巨大發展就是源于此。面對挑戰與機遇,希望大家不要對資本市場賦予過度的期望或賦予它過度的責任,不要讓它有太多的包袱,而更應面向未來、面向世界進一步思考我們究竟需要一種什么樣的、影響更大、范圍更廣的現代金融“服務”體系。

 

(本文根據賁圣林教授1月12日在北京舉行的第二十三屆中國資本市場論壇上的演講整理而成。整理人:姜楠、李心約)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