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有星:網上糾紛網上解決的難點與重點

發布時間:2019-01-08  

2019年1月3日,由上海市法學會、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政府、上海司法智庫學會、浙江清華長三角研究院司法改革與社會治理研究中心主辦,上海市長寧區法院承辦的“創新與探索:優化營商環境視閾下的互聯網審判”研討會在滬召開。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劉曉云,上海市法學會黨組書記、會長崔亞東,上海市長寧區委書記王為人,上海市長寧區委副書記、區長顧洪輝、長寧區法院院長米振榮等領導出席會議。浙江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院(浙大AIF)副院長、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李有星受邀出席該論壇,被聘為長寧法院互聯網審判專家顧問,并發表網上糾紛網上解決的難點與重點”主題演講。


1.8-1.bmp


浙大AIF副院長李有星教授提出,隨著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云計算、區塊鏈、虛擬現實/增強現實(VR/AR)等技術廣泛應用,現代社會的司法糾紛出現了新情況、新問題。需要將現代科技作為審理解決糾紛的武器,促進審判理念、制度和司法工具的創新,進一步提高司法訴訟的效率和質量。現階段,互聯網法院、金融法院的設立已經取得了巨大成績,但遠遠沒有滿足實踐需求。設立互聯網法庭是對現實需求的回應,具有十分廣闊的前景。


李有星教授將當前網上糾紛網上解決的難點總結為七大問題。


第一,法院組織體制不適應。缺乏適應解決涉眾性、互聯網時代要求的法院組織體制。


第二,司法理念的不適應。首先,司法的獨立性問題。互聯網審理需要借助訴訟平臺完成,互聯網技術巨頭是開發、運維的高手,如何保證司法的獨立性是需要進一步思考的問題。其次,互聯網審判的工具論。互聯網法院(法庭)的實質是,綜合運用互聯網技術,推動審判流程再造和訴訟規則重塑,是對傳統審判方式的革命性重構。最后,技術成熟度問題。法院以公正為要義,要求平臺能夠擔保在身份認證、電子數據、送達地址、郵箱地址、手機等技術方面實現100%正確。然而為1%可能性的錯誤,拒絕99%的效率,代價過高。


第三,制度規則的不清晰。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9月6日發布了《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已經有章可循。然而,普通基層法院互聯網法庭是否可以適用該文件尚未明確。


第四,管轄問題。傳統屬地主義管轄規則,已經無法滿足互聯網的虛擬空間特征。當事人經常提出管轄異議,使得線上審理成為困難。互聯網的涉眾性特征,進一步加劇了管轄問題的復雜性。


第五,數據接入問題。互聯網審理需要強大的數據支撐,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所需涉案數據,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網絡服務提供商、相關國家機關應當提供,并有序接入訴訟平臺,由互聯網法院在線核實、實時固定、安全管理。然而,在大數據時代,數據是寶貴的財富,如何實現“應當提供”是需要進一步研究的問題。


第六,執行難問題。以網絡借貸為代表的互聯網糾紛,小散微案件數量可達數百萬件,進一步加劇執行難的窘境。需要真正落實“立案在網上、審理在網上、執行在網上”,不能靠控制前端立案和審理解決執行難問題。


第七,專業人才與管理考核。一方面,互聯網法院(法庭)與金融法院均缺乏專業人才。另一方面,互聯網法院的審判人員、執行人員等因借助互聯網審理平臺,與傳統審判人員相比,效率明顯提高,需要更加科學化、合理化的考核機制。


在此基礎上,李有星教授進一步提出了網上糾紛網上解決的七大重點。


第一,建立適應網上審判的法院組織。橫向滿足便民、公正、效率的原則,縱向實現一審、二審、再審的網絡化,業務上實現網上立案、審理、執行一體化。突破現行的行政區劃,采用全國范圍的大區域制,設立互聯網法院或互聯網法庭,集中管轄區域內網上糾紛案件。并設立互聯網中級法院,統一接受上訴審理。


第二,網上審理可以兼顧公正與效率。通過合法有序、兼容并包、自主可靠、安全可控等原則實施,由法院或中立第三方企業完成訴訟平臺的搭建維護、數據流轉、風險防控等事務,謹防個別互聯網企業成為訴訟平臺實際控制人,確保系統、數據安全,切實維護平臺公信力。實現起訴、受理、送達、調解、證據交換、庭前準備、庭審、宣判、執行等全流程在線完成,當事人足不出戶即可完成訴訟與執行。建立簡繁案件分類機制等,使審判更有效率。


第三,借鑒互聯網法院的經驗并積極探索。互聯網法院的審理規則有的已經成熟,可以借鑒運用:如身份認證、電子數據導入、在線舉證質證、電子送達等。廈門市的思明區法院金融與互聯網法庭,針對涉眾性的P2P網絡借貸糾紛建設專門訴訟平臺,具有借鑒意義。


第四,互聯網案件管轄問題的解決。當事人可以依法協議約定與爭議有實際聯系地點的互聯網法院管轄,如原告住所地、被告住所地、簽訂或者履行合同的互聯網平臺經營者住所地等。


第五,充分利用上海數據優勢建立強大的法院數據庫。可以調動上海各種數據資源,充分發揮區域優勢獲取數據,支持訴訟平臺運行。與此同時,需要確保數據安全,保護個人隱私。


第六,突出網上執行核心,逐步營造執行環境。如率先建成的涉案財產網絡查控的司法協同平臺——鷹眼查控網,用“黑科技”來治理“老賴”。在鷹眼查控網的幫助下,被執行人西寧市某公司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持有市值達9000余萬元的巨額股票,深圳市中院的執行法官在電腦前,僅用8個小時完成了發現財產線索到成功控制的過程。


第七,引入專業人才,建立科學考核機制。上海具有獨特區位優勢,容易引入人才,需要進一步加大人才引進力度和互聯網審判基礎設施投入。同時,建立起科學考核機制。運用互聯網審判,使法院更權威、法官更幸福、百姓更便利。


1.8-2.bmp


(供稿:侯凌霄)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